珠光宝气之南洋珍珠

这是一个走投无路的男人的故事。男人的崩溃,首先从精神世界开始,心灵的大厦一点一点,缓慢地坍塌。他必须越过真相,以虚构进行自我拯救。

图片 1

    如果将人的意识比作高速运转通道的话,那么,片名Lost Highway,可以解释为“迷失的自我”,或者,“不知所措的自我”吧。
    同为大卫·林奇的作品,《妖》的拍摄比《穆赫兰道》早了4年,却是比《穆》片更烧脑细胞的。众说纷纭之下,越发费解。有观点说,一个是男人做梦,一个是女人做梦,倒以为八九不离十。
    女人做梦,因为欲望的不可满足,终至破灭;男人做梦,若说同样始于欲望,终于欲望,似乎简单了——那欲壑深处,造出现实中高不可攀的另一个完美自我,然后又在现实的风吹草动中轰然坍塌,才算演绎了人生的绚烂与荒芜。电影正是要将极致的两端拼接于人的意识当中——谁的内心不曾有着两个自我?一个凡人,一个神,当二者合而为一的时候,冲突、拼杀,甚至相互毁灭,才是意识当中永恒的存在。意识的高速路上,激情狂奔的精彩之后,唯见寂静和黑暗。
 
    一、 剧情
    电影前、中、后,是两个不同身份的男人,呈现三段不同的剧情。
    前段讲述一个爵士乐手接连收到匿名送达的录影带,内容是他与妻子的起居生活,警方调查无果。有一天又收到一盘,乐手独自观看,画面是他在卧室中肢解了妻子,他奔向卧室呼唤妻子,却发现妻子果然破碎在血泊中。警察带走了他。在囚禁的狱室里,他因为头痛吃了狱医给的药,竟然变身为另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警方因此放了他。
    中段讲述出狱的青年男子,是一个汽车修理工。一个黑帮老大赏识他的技术,常常找他修车。就这样,修理工与黑老大的金发女人——与前段剧情中乐手的黑发妻子有着同样的面孔——相恋了,他们瞒着黑老大约会、偷情,甚至商讨了私奔的细节。女人有着复杂而不堪的身世,应该是一个AV女,她受制于黑老大,跟黑老大的朋友暧昧不清,与修理工也很难看出真情。在他们偷窃钱财、秘密私奔的过程中,失手造成了黑老大朋友的死亡。
    后段很短。修理工与金发女子驾车来到一所荒野中诡异的木屋前,并在荒漠中做爱。女子的声音在说:“你永远也得不到我……”,修理工的脸在激情中变回到乐手的脸,女子消失,乐手与黑老大纠缠在一起,冥冥中,一只手向乐手的手中放了一把刀,乐手杀死了黑老大。
 
    二、 解读
    依然是堪称混乱的林氏叙述,且让我们理出自己的头绪。
    不少影评都在陈述这样一个故事——乐手的身份是真,修理工的身份是假,是乐手梦境中或意识中自我救赎式的修复对象。
    我恰恰以为,完全颠倒了。
    人的意识里,向往的另一个自己,应该要更完满于真实的自己吧。乐手将自己想象成修理工,还是修理工将自己想象成乐手?如此分明的身份置换,在意识里的用意是显而易见的。
    ——围绕修理工的一切都明亮而真实;乐手身边,除了光线的幽暗、阴森,还交织了幻觉、幻象,那个眼睛从不眨动的魔鬼,更无法同真实世界相连。
    这样,一切的难题便迎刃而解。
    2001年的《穆赫兰道》, 只是将1997年的《妖夜荒踪》如法炮制,条理更为明晰而已。
    抛开一切的故弄玄虚,《妖》片讲述了一个年青的修理工,与勾引他的金发女子之间一段不平等的恋情。声色场中的AV女,连私奔都要修理工偷窃大量钱财,她就是一个物质女人啊!哪里可以奢谈爱情?倒是修理工一片痴情无处可寄了,他在爱情中受到伤害——除了激情,他没有金钱、地位;除了偷情,他只能眼看金发女与黑老大、黑老大的朋友,以及更多人的声色交往——在偷窃的室内,墙上的屏幕里始终在播放金发女的性爱录像,而修理工显然已经司空见惯,所以作视而不见状;除了迁就,他只剩嫉恨、屈辱。
    他真的处之泰然吗?当然不是。影片一开始,乐手通过门铃听到一句话:“D死了。”D正是黑老大。影片结尾处,修理工变成乐手与D纠缠,魔鬼给了他一把刀——乐手杀死了D!而乐手,其实就是修理工意识当中另一个完美的自己,也是根据金发女子的标准臆造的自己——中年、高雅、收入不菲,出入于金发女子钟爱的娱乐场所。最后的几分钟,含义深刻。金发女子所说的得不到她,正是两个人情感的本质写照。那脸的瞬间变换,是又一次的梦境:修理工以一个乐手的身份得到了她。
    这个结尾与电影开头构成了完美的衔接与循环:D死了,D的朋友死了——他们都是修理工嫉恨的对象;乐手与同一张脸的黑发女子以夫妻身份生活在一起——这一直是修理工的心愿。
    那不断出现的录像带,只是修理工的记忆片段。他对警方说:“我没有录像机,我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存储记忆。”记忆中,他肢解了女人;记忆中,他杀死了D;记忆中,一个魔鬼在他家里,那是他心中的魔鬼——连乐手的罪恶,也可以归到魔鬼身上了,而修理工,除了失误导致D朋友的死亡,两只手干干净净。所以,想象中,被囚禁在监狱里的修理工可以得到释放,而完全不顾警方的智商,以及人物转换的荒诞性。
    真相便是,修理工做了他记忆中乐手所做的所有事情。乐手虽然是他臆造的完美形象,却是为女人的虚荣而造——修理工曾说,他根本不懂、也不喜欢爵士乐。他与乐手的势不两立才是内心的真实。
 
    三、 精神世界的构建与坍塌
    这是一个故事,或者几个故事,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精神世界。我们看着它构建,又看着它坍塌,相较于健康的自我,这个自我是迷失而错乱的,但它却自成体系,强大并隔绝于现实——电影以首尾相接的方式,将这个精神世界封闭起来,如同被肉体围困的城堡——甚至连修理工,我们也不能认定就是完全意义上的真实。修理工比其他形象更接近于本我,他是经过包装了的真实。他的身边没有诡异和罪恶,他有着更为强大的自主意识,将一切的阴暗、污浊,移植到了与之对立的另一个客体身上——自我能被分离,能被观察与批评,又能再次结合。
    也可以说,乐手与修理工是一个人的两个面。这是一个病态的人。“破损的东西显示出的裂口或缝隙在完好状态时就是接合处。”“就像我们把一个水晶扔到地上摔碎了,这些碎片是沿着一定方向裂开成光滑面的线条而形成的。我们看不见这些线条,却是事先由水晶的结构来决定。”精神病人就是这类性质的分裂物或破碎物。
    大卫·林奇始终沉浸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领域里,他奉献的这条黑乎乎的高速公路,除了神秘、吸引,却并不悲观、颓废。如果你想寻找这条路上的灵魂,那么,只需打开电影观看;当你关闭电影时,什么都不存在了,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这,便是林式的轻松。
    最后,让我们重温来自《视觉周刊》和《纽约时报》对这部电影的评价——
    《妖夜慌踪》再一次证明了“林奇主义”决不是滑稽、自觉的奉承,林奇回归超现实主义的恐怖之作是这一时期最好的电影之一。
    这部精心构造的幻觉决不会同其他任何片子混淆起来。  

他早年生活在美国中部的小城镇。他已经二十多岁了,他的父母还和他一样健康,穿牛仔裤,皮夹克。他有一份做得十分出色的工作——修理汽车,有一些厮混的朋友,有一个爱他的黑头发的女朋友,正等着嫁给他。他本可以顺利地成为父母那样的人,但他多少有些不愿意。他的顾客中,有一个是黑帮老大。他很赏识他,让他见识金钱和暴力的巨大能量。老大的女人金发碧眼,既是老大的玩物,也是他的摇钱树——色情片演员。金发女人渴望挣脱,她选择了他。她让他见识到了性的力量。金钱、暴力和性,三样齐备。这个年轻人打算逃离被安排的生活,跟着金发女子远走高飞。为此,他不得不杀死一个摄影师。

01

谢伟康一直过着外人称羡的生活。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一名警察。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妻子,还有一对孪生女儿,今年6岁。虽然是孪生,样貌却不一样。

大女儿,谢颖琦长得精灵可爱,平常爱活蹦乱跳,嘻嘻哈哈的很讨人喜爱。

小女儿,谢心琦则比较沉着内敛且安静,姐姐在笑闹,她总在一旁静静微笑着。

本以为这种令人羡慕的生活可以持续下去,不料谢伟康却因为两颗珍珠而遭暗算。

那是白色的南洋珍珠,行家把它称为“珍珠之王”,其色泽绚烂美丽、颗粒硕大且圆润饱满。

那是谢伟康的朋友赠送予他,声称感谢谢伟康在他多年前生活遇到瓶颈时雪中送炭救济了他,让他不至于流浪街头。

如今谢伟康的朋友东山再起,也捞了不少油水,于是送他两颗珍珠以作回报。

谢伟康笑纳后,就将这两颗珍珠送给他的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对南洋珍珠爱不释手。

没想到这两颗南洋珍珠为谢伟康带来杀身之祸,惹来一群黑帮的人找上门来算账,说他抢了老大的女人。

起因是黑帮老大的女人私自动用了他的钱去买了两颗价值不菲的南洋珍珠。没想到这两颗珍珠不是买来送给黑帮老大的,而是买给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作定情信物。

黑帮老大得知后非常震怒,誓要将那小白脸碎尸万段,无奈那女人已卷了巨款并带着那两颗珍珠和情郎远走高飞了。

实际上,那女人已经得知黑帮老大在找寻南洋珍珠的下落,只要找到了,她和情郎就必死无疑。

女人还想好好享受她和情郎的美好时光,所以这两颗珍珠不能再带在身上,于是男人就想到送给谢伟康。

男人想着就让谢伟康做替死鬼,总好过他自己先死。

黑帮老大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追查到那两颗南洋珍珠落入谢伟康的手里,认为他就是情夫,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就下达命令要手下们把谢伟康干掉,以泄心头之恨。他的妻子为了救他,也跟着送了命。

这以后,谢颖琦和谢心琦就成了孤儿,两人一同被送去了孤儿院。

在中途,沙漠中的小木屋,他遇到一个死神模样的人。死神倒卖护照,把他的过去通通销毁。

02

籍着精灵可爱于一身的谢颖琦为她的人生带来许多好处。毕竟遭人怜爱,和妹妹送进孤儿院不久,就被一对夫妇领养了。

自被领养那一刻起,谢颖琦便从了养父的姓——江,所以她现在叫做江颖琦。

后来,江颖琦才知道她的养父养母均是警察,为人正直,很受人爱戴。而她也立志要当一名警察,以亲手拘捕当年害死她爸妈的坏人。

相比之下,谢心琦就没有姐姐那么幸运,她一直留在孤儿院。因为初来乍到,时常被欺侮。

环境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个性,因为被欺侮得多,造就谢心琦变得爱反抗、敢爱敢恨,当然很会看人眼色。渐渐地在孤儿院里成了头号大姐。

这些特点也成了谢心琦的标致,后来她被一个冷酷的男人领养了。被领养那年,她才12岁。

被领养以后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养父一来先给了谢心琦一个称号叫冷月。然后就安排一连串的训练。要习武、学胆量、学临场反应、学拿枪和开枪等。

和养父一起生活多年,冷月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是外人号称的冷风。

冷月曾试着问养父名字,他总会绷着一张脸,神情肃然冷漠,让人望而生畏,所以不敢再问了。

后来冷月被养父逼着学会冷酷无情,不要被感情左右。她才明白为什么他总了冷漠无情,原来他是一名杀手。

由此可见,冷月的未来已经别无选择,杀手便是她的终身职业。

“也好,当我长大后,要干掉杀死我父母的坏人。”这是冷月毕生的心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逍遥小小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很多年后,他成为一个萨克斯风手,而他原本是痛恨萨克斯风的。他仍然和金发女人在一起,但他们早已相互厌倦。他以为自己已经逃离的那些人和事,现在又出来折磨着他。他迫切想知道,黑帮老大是否还活着。摄影师到底死没死呢,是否还在和金发女人私通。死神模样的老男人随时出来折磨他。在一盘神秘的录像带的暗示下,他肢解了金发女子,把他过去仇恨的人一一杀死。他被投进监狱。

03

时光荏苒,眨眼之间,江颖琦和冷月已经长大成人。

江颖琦如愿地当了警察,冷月则女继父业,当了一名杀手。但她不是有钱就能买得通她去杀人,是要看情况。特别是不讲道理、胡乱冤枉他人,还有暗中陷害他人于死地的人都才是她的目标。

冷月从来没跟谁提及她的过往,养父也不曾关心她的过去。他时常告诫她:“杀手是个很冷酷的职业,他们是没有感情的。”

所以在养父面前习惯一脸冷然,连个性也是冷冷淡淡的。但是,只要脱离养父的掌控,她还是有一丝丝的人情味。

尤其替人声张正义,冷月最见不得有人欺负弱小,她会狠狠修理那个欺负人的王八蛋。

这回冷月在街上遇到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打,那女人哭得凄惨,一直在向丈夫求饶,那男人的血是冷的,置若罔闻,依旧对那女人拳打脚踢。

真是岂有此理,光天化日在打女人,这世界还有王法吗?

冷月自小习武,反应也很敏捷。她先制止那男人,男人认为她多管闲事,要动手打她,反而被她截住。

男人不忿气,对冷月骂骂咧咧,还要还手。他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她显然也被这种低素质的男人惹毛,准备要修理他了。

就在此刻,下班后的江颖琦来到,她遇到这种情况赶忙联络正在值班的同僚。冷月机敏,立刻停止了动作。

不久,江颖琦的同僚来了,并把那男人和女人一同带去警察局。

江颖琦和冷月就是在此刻相识的。热情如她就直对冷月自我介绍,还说要送冷月回家。

“你要尽量避免暴露你的身份,免得给你到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是养父时常叮嘱的话。

冷月拒绝透漏她的信息,也婉拒了江颖琦的好意,然后独自离开。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金沙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珠光宝气之南洋珍珠